专栏作者
冯兴元
锋戈专栏作家,著名经济学者
焦新望
锋戈专栏作家,《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
王红英
锋戈专栏作家,中国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
邓海清
锋戈专栏作家,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锋戈专栏作家,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
杨德龙
锋戈专栏作家,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

原油市场最低调的战略储备国:中国

锋戈    ZeroHedge    2017-06-05 08:56
通常,当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显示一个巨大的投机头寸出现时,在交易员中间就很容易发现对应的投机情绪。例如,以加拿大货币加元为例,对冲基金和其他专业交易者就对其有明显的投机行为。所以加元存在创纪录的净投机性空头。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分析人士一直对WTI原油市场上一个巨大的,创纪录的长期投机性头寸感到困惑不解。

规模庞大的期货投机多头头寸与交易者对原油市场的普遍态度不相吻合。事实上,如果不看数据则大多数情况都对原油市场不利。数据似乎与部分专业人士参考的轶事证据不一致。

此前,有专业人士曾单独撰文讨论单纯使用净合同数量作为衡量投机头寸(重新评估原油期货交易头寸)的问题。公开利率的不断增长,以及基础资产价格潜在的剧烈变化,会使这些期货合约的某些指标变得不是非常有效。这就是专注于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数据的专家们往往把净头寸作为公开利率的一个百分比。Adam  Collins  和自己所在的Movement  Capital公司创建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网站。该网站被称作Free  COT  Data,并且可以使用这种类型的分析。对于那些专注于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数据的人们来说,该网站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当我们将原油期货市场的大规模净头寸转化为公开利率的百分比时,最近的价格上涨似乎并不可怕。

但这并不能完全解释原油市场近期的走势。

过去曾有25年的时间里,原油期货的规模头寸数量一致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范围。

但从2010年开始,这一情况被打破。从那时起,原油期货的头寸数量开始稳步上升。

现在,也许可能是有大量的新投机者进入了原油市场;也有可能是对冲基金秘密开始期货长线投资,但没有人知道背后的真实情况。

如果是对冲基金开始长线投资原油期货,那么人们应该能够看到他们为自己持有的头寸所作出的一举一动——比如跳上电视节目吹嘘自己的观点,或者写一些关于油价将会上涨至100美元的文章。原油市场肯定会出现偶然性的牛市,但远不及投资者对其的期望。因为目前的原油市场存在创纪录的头寸。

当然,原油期货净投寸规模数量的增加,并不代表着传统投机行为的增长。因为这里面多少有一些彼此不同的地方。
也许大家还没有任何的答案。但投资者不知道自己是否错过了进入市场成为新玩家的机会。

对于这新的投机者,如果他们买入原油期货,不知道中国会如何给他们分类。但他们很有可能不会被分类为对冲基金投资者。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已经从最初的1150万吨增加至目前的3500万吨。

我们知道,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一直在扩大其SPR(战略石油储备)项目的规模。如果他们也开始交易原油期货呢?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最近的公开利率和净投机多头头寸出现了大规模扩张。

据了解,由于原油价格长期疲弱低迷,投资者普遍不看好原油市场。但如果他们误判了投机头寸的程度呢?

毫无疑问,原油市场供应侧的看法是非常悲观的。原油价格面对着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但如果需求侧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又会怎样呢?又如果每个人都低估了中国的胃口呢?如果我们是持有大量美元的美联储,我们就会卖掉部分法定货币,并买入其他实物资产。如果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原油就是最好的实物资产,因为它可以储存。最重要的是,它代表了一个能量单位,是人类难以置信的生产力基础。如果把原油拿走,看看还能有多少房子、摩天大楼等等;如果把原油拿走,看看人们还如何得到新鲜蔬菜,甚至是你夏天的汉堡包。原油价格几乎是我们建造和消费所有东西的价格。

中国将购买原油作为自己实现美元资产多样化的一种方式,这完全有道理。但别忘了,中国不像日本央行或美联储。他们不会提前宣布自己的购买计划。

这一理论有一定的道理。但投资者看到的是原油净头寸最近的增长,这并没有反映出大家在市场上看到的情况。作为一个巨大的沉默买家,中国对原油的购买,比对冲基金净头寸的增长记录更为可信,因为中国对自己未来的经济非常乐观。(双刀)
图一:过去35年中,WTI原油市场大规模的净头寸。其中有25年时间中,原油市场净头寸一直在稳定一个范围内。但2从010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
图二:WTI原油市场大规模的净头寸(桔黄色)与中国原油进口量(白色)的对比。
图三:原油期货净头寸占公开利率的百分比%。原油期货净头寸占公开利率的百分比已经开始上升,但没有出现显著变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