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兴元
锋戈专栏作家,著名经济学者
焦新望
锋戈专栏作家,《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
王红英
锋戈专栏作家,中国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
邓海清
锋戈专栏作家,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锋戈专栏作家,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
杨德龙
锋戈专栏作家,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

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波动率与利率周期演进猜想

锋戈    蒋明桓    2017-06-19 10:07
美国当地时间6月14日,美联储在结束了两天的6月会议后,宣布加息25个基点,上调联邦基金利率至1.25%。这是美元自2015年开始加息以来的第四次,2017年的第二次加息。

如何看待美国加息?我想,尽管面对全球两次危机的威胁,加息之路不会平坦,未来甚至不排除利率先升后降的可能。然而,如果我们运用恰当的数据分析方法,在一个更长的时间跨度环境中审视当下的利率变化形势,或许您就更容易些的体会新西兰央行行长在去年十一月所称的十年期美债的波动非常巨大中“波动非常巨大”对利率变化大趋势的深刻含义。无庸置疑,货币政策量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一轮世界性的利率长期上行时期已经初见端倪。

以下内容是本人去年十一月在“数据分析与评论“中对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波动率分析与利率周期演进猜想的整理,我想对于您理解美国与世界利率变化的大趋势或许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角度。

如果把1953以来美国十年期国债年均收益率(从我的数据收集情况看,应该是没有1953年以前的数据,现在一些1953年往前时间可以延伸很久的所谓十年期收益率都不是真正的十年期收益率,而是其他数据替代而成)放在1798年以来的自研美国利率指数(以下简称利率指数)中观察,仅仅走势上看就有一种相似度不错的感觉,事实上也确实如此,1953-2016期间两者正相关性达0.97。

更加令人感到兴奋发现还在后面!通过对数据的深加工,我测算并且绘制了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波动率。同样把这个指标放在在1789年以来的自研美国利率指数中观察,图形上有三个非常引人注目的高点:1953、1981和2016年(新西兰央行行长曾在10日称十年期美债的波动非常巨大,如果您没有亲手做分析并且找到这个高点,或许您可能就不能很好的理解什么是“波动非常巨大”)。

结合利率指数看,1953年的波动率是利率指数见大底过程中的标志性高点(如果有1953年以前的十年期国债年均收益率,猜想估计真正高点应该早于1953年),1981年的波动率则相反,是利率指数见大顶的标志性高点。而对于2016年这个波动率高点来说,尽管不排除2017年或之后再创造比今年更高的值,但按前两个高点的走势推测,我认为至少又一个利率大底形成过程的标志性信号已出现。    

进一步说,以利率指数的两个显著高点之间为一个完整周期的话,19XX(比如假设1920)-1981是一个周期,期间分别在底部和右侧高点出现了景气指数的标志性高点。1981-20XX年则是正在进行中的一个完整利率周期,期间左侧高点已有景气指数的标志性高点出现。至于底部,尽管2016年景气指数已经具备标志性高点条件,但还不能确认就是底部确立的标志性高点。

不过,无论如何,我认为,经过长达30多年的利率下行,1981-20XX周期的左侧从2016年起步入收尾的判断是成立的,这也意味着,1981-20XX右侧正在结束(上图中的B部分),一轮世界性的利率长期上行时期(上图中的A部分)已经初见端倪。大方向上说,从A到B正在成为历史,而从B到一个与过去的A相似的新“A”则是未来对过去的重演。

展望未来,以利率指数的两个显著高点之间为一个完整周期看,  1981为起点,A—B—“A”,这个可能持续时间长达五六十年的完整周期,对我们中许多人来说只是经历了其中的一半行程。如果判断成立,这将是一件影响世界的大事件,同时对长期投资策略与机会选择带来巨大的影响。我相信,许多人目前对未来的判断与投资方向选择需要变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