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新望

锋戈专栏作家,《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
经济学博士,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得者,曾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改革》杂志主编,现任《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兼任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南京大学长三角研究中心、北京工业大学转轨研究中心、苏州大学苏南发展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文章: 2篇
焦新望:为什么上市公司都怕“野蛮人”
焦新望:为什么上市公司都怕“野蛮人”

9月 18日晚,伊利股份(600887.SH)发布公告称,公司被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阳光保险”)举牌。阳光保险通过旗下的两家公司合计持有伊利股份5%的股份,成为伊利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了伊利股份的董事长潘刚。伊利股份对此反应强烈,立即进入备战状态,宣布公司股票自9月19日起紧急停牌,连续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以“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涉及重大资产重组或非公开发行股票。”

“宝万之争”仍在持续发酵之际,又一家老牌绩优上市公司的门前来了“野蛮人”。

而阳光保险则急于撇清自己的“野蛮人”身份。9月20日,阳光保险发布公告称,这只是一个正常的财务投资行为:自己大举买入伊利公司股票是因为看好食品行业发展,看好伊利股份发展。它宣布,“支持伊利股份现有股权结构,不主动谋求成为伊利股份第一大股东”,并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不再增持伊利股份”,而且“以上承诺都不会因为任何相关变化而变化,不会因为市场某些过度解读而变化。”

但是这显然不能打消伊利股价和有关市场人士的疑虑。

在宝能初次举牌万科时,也曾经作出过类似的承诺,后来却一步步地不断增持,直到最后牢牢占据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退一步说,即便这些保险机构真的只是“财务投资者”,它们对董事会的席位也肯定是寸步不让的,而在进入董事会之后,就不可能不对公司的运营施加影响。因此,阳光保险的承诺不一定可靠,伊利股份采取“备战”措施是可以预料的反应。事实上,自“宝万之争”开始以后,伊利股份就被认定为“举牌概念股”,而伊利也曾经启动过防御机制:8月10日,伊利发布修改公司章程的公告,核心的一点就是“股东持股达3%必须向公司通报,未通报将形成恶意收购,被剥夺相应的股东权利”,试图将举牌线降低到3%。不过,这个预案遭到了上交所的问询,被迫搁浅。

当然,“野蛮人”只是一种称呼,其真实含义并不像表面上看来那么不堪。“野蛮人”的本质其实是公司控制权市场,它是一种外部治理机制,当它有效发挥作用的时候,能够制衡内部人、保护中小投资者,进而改进公司绩效。但是这种作用的发挥,需要满足许多条件。在现实世界中,如果“野蛮人”真的野蛮起来,就会导致相当严重的后果,特别是当公司管理层没有办法合法有效地提高“野蛮人”争夺公司控制权门槛的时候。

股权高度分散,无疑是导致“野蛮人”敲门的主要原因。面对险资的疯狂攫取,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家,往往悲从中来。特别是在食品行业,一家成功的企业背后,往往就是一条完全的产业链,企业家付出的心血不可尽数。

资本天生逐利,保险资金并不都是“野蛮人”。保险机构看到合适的机会,当然可以进行股权投资。有人据此认为,只要保险机构的资金来源是合法的,而且一切操作都符合按照相关规定,那么管理层就没有理由去阻止。是的,管理层也许没有理由去阻止,但是也必须让管理层有应对和反制的有效途径。与保险机构在筹集资金收购上市公司股权时的便利相比,管理层收购面临的制度障碍和法律陷阱实在太多了。这种障碍不能清除,管理层就无力自保,任何举牌的险资都有可能被当成“野蛮人”。

新望:整顿互联网金融切勿“一阵风”“一刀切”
新望:整顿互联网金融切勿“一阵风”“一刀切”

2016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规范元年。

去年以来,泛亚、E租宝、大大集团、中晋资产这些百亿级理财平台风险兑付事件接踵而至,刺穿了老百姓钱袋子,也刺痛了监管者的神经。2015年7月,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4月14日,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央行牵头联合各金融监管部门成立了专项整治小组,国务院也正式下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在全国范围启动将持续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这是非常及时的和必要的。

从“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到“互联网金融整治实施方案”,有两个基本的原则,一是“负面清单管理”,留出健康发展空间;二是有序推进整治,留出自我规范时间。目前,根据各地专项整治的新闻报道来看,这两条都得到了落实。

但我们看到,个别地方的百日突击整治中,不问青红皂白,将互联网金融公司一律定性“非法吸储”、“骗储”,关门、抓人、收缴资金。这种突击式整顿既不符合中央政策的本意,反而搞得人心惶惶,是明显的矫枉过正。我们担心,对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有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中央鼓励创新,支持互联网金融稳步发展的既有政策并没有变。互联网与金融深度融合是大势所趋,将对金融产品、业务、组织和服务等方面产生更加深刻的影响。互联网金融对促进小微企业发展和扩大就业发挥了现有金融机构难以替代的积极作用,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开了大门。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有利于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和效率,深化金融改革,促进金融创新发展,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构建多层次金融体系。作为新生事物,互联网金融既需要市场驱动,鼓励创新,也需要政策助力,促进发展。

正如一位知名专家所言,互联网金融是一个生态系统。虽然互联网金融的技术基于互联网,但还离不开各种制度配套。金融属于复杂交易,线上永远离不开线下,打掉任何一端,必然会破坏其整个生态系统。笔者认为,个别地方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还属于“正面清单管理”,是一种“治乱”思维。一放就活,一活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

前几年,许多地方都是对互联网金融、投资公司、资产公司、财富管理等类金融公司前恭后倨,开始时放手大发展,现在却闭眼大扫荡,或故意找茬,巴不得立刻扫地出门,以免万一出事会连累自己。搞经济,如同搞运动,发展“一阵风”,整顿“一刀切”。这样的监管太低级,太懒政,也反映出法治意识的淡漠。

不要因为网购遇到假冒伪劣将把整个电子商务否定了,不要因为泼脏水却连同婴儿一起泼掉。对互联网金融,道理也一样。总体上来讲,我国已经进入经济转型的新常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进一步显现,新的市场体系、市场格局正在形成,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资金配置的效率提高,金融市场化进程加快,金融风险是可控的。

改革开放以来,所有新经济的成长几乎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先发展,后规范”。对于互联网金融,我们可不可以来一个“边发展,边规范”呢?或者,对于未来有可能出现的所有创新,都能如此对待呢?否则,我们发展的代价太大了,而这种代价却要某些具体的公民或企业来承担。